必胜阁 > 都市小說 > 大國實業 > 第九一二章 你們離婚了?

第九一二章 你們離婚了?

    測試廣告1    顧展顏抬頭望着李文軍。筆硯閣 www.biyange.net

    李文軍說:「你要答應我暫時不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。這不單單是為你好,也是為了孩子和我的父母好。孩子還小,我母親又不能受刺激。」

    顧展顏沒出聲,有些猶豫。如果不分居,離不離婚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只是李文軍說的也沒錯,這個年頭,離婚的女人要承受太多異樣的眼光。

    她嘗過那種滋味,絕對不想再來一次。

    而且孩子和老人也確實是她要考慮的。之前李文軍那麼混蛋,她都沒離婚,也是為了孩子和老人。

    現在李文軍對她這麼好,她不忍心讓他難做。

    李文軍說:「放心,我會住在客房。你要想再婚或者回海城,隨時可以搬出去,我也會替你澄清。」

    「好,那我就暫時住在這裏吧。」顧展顏點頭,起身說,「謝謝。明早我會請爸媽幫忙帶孩子,我們只說是去縣城買點東西。」

    顧展顏出去後,李文軍一個人坐在黑暗裏。

    他虧欠了她三年,還了她四年,仁至義盡了。

    他是很愛她,可是感情這種事不能勉強。

    顧展顏也說得沒錯,總為這種小事爭吵,太浪費時間,太消耗感情了,到時候才真是連朋友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結婚證和離婚證什麼的就是一張紙。顧展顏不搬出去,還照顧兩孩子,其實壓根沒有任何區別。

    唯一區別的就是,他以後在礦區以外跟女同志接觸的時候不用再那么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其實他本來是頭狼,為了顧展顏才把狼關進籠子,裝小白兔。

    現在好了,他可以把狼放出來了。

    而顧展顏不同,經歷過他這樣的男人,怎麼可能還看得上別人?

    除非她離開礦區回海城。可是她的父母還要十幾年才會回海城,在那之前,她回去也是孤家寡人,所以肯定會留在這裏。

    如果她看不上別人,整天跟他住在同一棟房子裏,不還是他鍋里的肉嗎?

    顧展顏還是太天真,太死腦筋了。

    李文軍想到這裏,輕輕搖頭笑了笑,拿起電話撥給了楊守拙:「楊守拙同志,我後天來港城。」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顧展顏跟李文軍一進民政局,就吸引來了許多目光。

    一來這兩人都挺高挑,外貌出眾,二來民政局的有些人還認識李文軍。

    民政局工作人員詢問了好幾遍:「顧展顏同志是否自願同意離婚。」

    她大概覺得顧展顏的腦袋被驢踢了,有李文軍這樣的愛人,竟然想離婚?

    顧展顏被問得有些惱了,說:「是的,確認自願的。麻煩趕緊幫我們辦理吧。」

    民政局的同志心裏直犯嘀咕,一邊把離婚證遞給他們讓他們自己填信息,一邊偷偷拿眼睛去瞟李文軍。

    可是李文軍從頭至尾,臉上都淡淡的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填完了一蓋章,把結婚證收回,準備撕了。

    顧展顏忽然說:「麻煩,把照片留給我吧。」

    李文軍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:她其實還是很不捨得的。只是對感情要求太高。

    顧展顏低頭把照片收到了包里,說:「這是我來礦區後照的第一張照片。」

    李文軍笑了笑,沒拆穿她。

    顧展顏望向那個辦事同志,說:「這位同志,我跟李文軍同志離婚的事情,是我們的私事,請你幫我們保密。如果從你這裏泄露出去,我會讓我的律師來追究你的法律責任。」

    她語氣平淡,卻很有威嚴。

    那位同志不情不願地哼了一聲:「誰想說。我們也是有規定的。」

    這位大媽明顯是憋着等李文軍他們一出去就告訴全世界,這會兒被顧展顏一說,還真是有點害怕了。

    他們兩玩什麼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過如果李文軍想讓她在縣城過不下去,容易得很。

    畢竟有太多前車之鑑了。

    李文軍暗暗好笑:這一年多顧展顏也沒白做教育集團的總監,現在說起話來,比原來有威嚴多了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從民政局出來,李文軍仰頭看了看天。風輕雲淡,秋高氣爽。

    想想看,明明兩個人是相愛的,結果結婚的時候,他心裏沒有半點喜悅,離婚的時候也沒有半點哀傷,還真是有意思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顧展顏一直不說話。

    李文軍說:「我明天去港城,兩個孩子就要辛苦你多照顧了。」

    顧展顏看了他一眼,猛然意識到了離婚前後的區別,強壓住心中的不適,回答:「你不必客氣,他們也是我的孩子。」

    李文軍又說:「如果可以的話,下班先接早早去你辦公室,再接着忙你的事情。托兒所的老師說,現在每天就他一個人等到很晚都沒人接,太可憐了。」

    顧展顏一愣,她之前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然後輕輕點頭:「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李文軍他們回到礦區,看到陶光明站在他家門口,有些頭疼。

    顧展顏也有些緊張:「看來,那位同志沒遵守諾言,告訴他了。」

    李文軍嘆氣:「是,而且陶光明這傢伙特別雞婆。」

    顧展顏問:「怎麼辦?」

    李文軍說:「不要慌,我來應付,你不要出聲。」

    顧展顏就不太會說謊,一張嘴肯定露餡。

    車一停好,陶光明立刻靠過來,問:「你們兩去民政局了?」

    李文軍說:「是。我才發現搬家的時候把結婚證搞丟了,去補辦一個。」

    陶光明鬆了一口氣:「哦,我就說嘛。你們好好的去民政局幹什麼。」

    李文軍笑:「萬一我不在家的時候,我爸媽問起來,你也幫我解釋一下,省得他們擔心。」

    陶光明點頭:「好。關鍵你們兩感情這麼好,就不可能離婚。」

    他太相信李文軍了,壓根想不到李文軍會在這個事

隨機推薦: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

語言選擇